科技股失宠,华尔街投资者已经改变了对新浪财经uuuuuuuu的偏好
2019-11-30

    原标题:科技股失宠,华尔街投资者改变了他们的口味。近年来,华尔街对科技股的偏好是显而易见的。技术股的上涨可以说已经推动了整个美国股市进入了牛市的第十个年头。然而,在2018年下半年,美国股市继续遭受挫折和抛售。12月19日,机构进行的一项新调查显示,投资者对美国股市“极端悲观”。芳和英美烟草公司都不再是华尔街的宠儿。自今年以来,多头美元首次成为市场最热门的交易。1。科技股不再流行。12月19日,彭博社报道,根据美银美林的一项新调查,投资者对美国股市“极端悲观”。从12月7日到12月13日,美国银行美林邀请了190名基金经理参加调查,发现只有20%的基金经理认为长发网(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谷歌母字母)和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是最热门的交易。几个月前,华尔街还在为苹果、亚马逊工作。万亿美元市场资本化标志的连续突破令人欢呼。但前景不长。自去年10月以来,美国股市大幅下跌,主导股市的科技股几乎消失。80%的股票已经进入回调区域。12月17日,美国三大股指均下跌逾2%,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自2017年10月9日以来的新低。12月18日,尽管美国股市小幅上涨,但苹果收于166.07美元,较10月3日232.71美元的高点下跌30%。同样,与10月初的高点相比,内飞的股价下跌了近30%,亚马逊的股价下跌了20%以上,谷歌的股价下跌了15%左右,Facebook的股价下跌了12%左右。与今年的高点相比,英美烟草公司的股价下降了两位数。美银美林表示,53%的受访者认为,未来12个月全球扩张将放缓,预计经济前景将是2008年以来最糟糕的。随着通胀预期下降,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明年全球消费者价格不会上涨。受访基金对股票的配置也下降了15个百分点,至16%,为两年来最低。这种预期和分配正推动美国股市跌至有记录以来最糟糕的12月.高盛表示,尽管电子交易和监管上升等许多因素可能影响流动性,但投资者风险规避在今年股市下跌中起到了一定作用。过去一年,单个股票的流动性指数已经下跌了42%,徘徊在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2。美元赢家。在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调查中,25%的受访者目前看好多美元股票,多于看好多科技股票。由于美联储今年加息和美国经济数据强劲,美元已成为2018年全球资产的赢家,从4月份的低点到现在上涨了近7%。强势的美元使其他国家的货币贬值。今年以来,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贬值幅度超过20%。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明盛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在2018年已下跌4.5%,较3月份高点下跌7.5%。它经历了10年来最差的表现。中国民航信托公司宏观战略总监吴兆银早些时候在接受《国际金融日报》采访时说:“美元指数从今年初的90点跌至88点,至91点,然后又回升到96点,这是由于美国加息后全球货币回流造成的。”投资分配和风险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Axioma亚太应用研究部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日报》采访时说,目前主要货币的利率差距仍然有利于美元,欧洲和日本等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缓慢。降息,所以这些地区的央行明年提高利率的机会很小。这意味着利差可能继续对美元有利。此外,美国的两年期债券收益率约为3%,通胀率约为2%。因此,美元现金或无风险国债对那些想规避风险的投资者具有吸引力。在地缘政治和经济动荡时期,债券常常被视为避风港。在这次调查中,美银美林发现,12月份基金到债券的转换率达到2001年以来的最高月度纪录,基金经理到债券市场的投资分配增加了23个百分点,这是最大的月度增长。三。加息是否令人担忧?然而,美元的未来走势也令市场担忧。从12月18日至19日,美联储将举行今年的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并在北京时间周四凌晨3点宣布利率决议。目前,人们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12月份加息。随着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加剧,股市再次出现抛售,投资者越来越期待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加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在纽约经济俱乐部(New York Economic Club)上发表讲话时还表示,利率“略低于”中性范围,市场将其解释为“鸽子”言论。《华尔街日报》写道,美联储成员一直在讨论如何以及何时从声明中删除“进一步提高利率”这个短语,因为目前的政策路径不如三个月前那么令人信服。对利率增长速度放缓的预期让市场参与者担心美元的未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全球外汇策略主管汉斯•雷德克(Hans Redeker)表示,随着通胀压力缓解,油价下跌,信贷息差扩大,美国股市下跌,美国主权债券收益率开始下降,美元牛市可能已经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元与原油之间的反相关关系将结束。逐渐变得积极。在瑞银看来,美国前端利率的上升空间有限,美元仍将对海外收益率更加敏感,美国以外货币市场的曲线过于平坦,美元被高估。这四个因素将在明年给美元带来压力。”市场低估了美国以外未来紧缩的步伐。